浙江嘉陽節能科技有限公司公告
2019/8/30
衢州市宏偉化工有限公司管...
2018/10/14
衢州市豪信房地產開發有限...
2018/8/29
高溫天陽臺玻璃自爆砸壞機動車  ...
用他人公章出具抵押承諾書引官司
本案誰是雇主
浙江首例網絡刪帖敲詐勒索案一審宣判
錢鐘書書信案引出新民訴法首例訴前禁令
聯系地址:浙江省衢州市新橋街18號1幢5樓
郵 編:324000 
電話(傳真):0570-3025667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電老虎“吞吃”五人 合伙人難逃其責
一個地處窮鄉僻壤的小村,幾位農民自籌資金,合伙開發辦廠。他們原本渴盼快速致富,誰知卻事與愿違,錢沒賺到反而被電擊死五條人命,廠長因恐懼而服毒自盡,慘痛的教訓令人深思。
  事故發生后,受害人親屬悲痛之余,毅然拿起法律武器,將該廠的“股東”們,以及當地村委會和電業局一并推上被告席。然而,法庭上七名被告各執一辭,相互推諉,均辯稱自己不承擔責任。那么,這起事故責任究竟該由誰負?

  非法辦廠欲致富

  2001年5月,精明能干、被群眾稱為“經濟能人”的河南省新野縣城郊鄉大橋村青年農民魯國西,在耕種好自己幾畝責任田的同時,欲在商業經濟大潮中一展鴻圖。當他通過市場調查了解到,鄧州造紙業興盛,紙漿用量較大,經營紙漿生意獲利豐厚,便找到鄧州市劉集鎮曾家村村民小組長曾建國以及該村農民夏喜耀、曾凡玉二人,商量合伙開辦紙漿廠事宜。大伙兒正愁致富無門,良機豈能錯過,都紛紛贊同。隨即,四人商定了一個合伙辦廠的“君子協議”。協議商定:由曾建國、夏喜耀、曾凡玉各出資7000元購買一臺蒸球作為投入,其他機電設備及生活用品均由魯國西提供;魯國西的外甥李新澤負責技術指導;曾凡玉負責財務管理;曾建國、夏喜耀負責銷售。與此同時,他們詳細制訂了一套利潤分紅處理辦法。另外,從本村招收工人25名,廠址選在距離村委會僅百米的一片空地上。就這樣,一個由農民自發開辦的紙漿廠,匆匆上馬,開始投產了。

  剛開始還算順利,但麻煩不斷,因為該廠是一個既沒有經環保部門審批備案,又未經工商部門注冊登記的黑廠,且屬國家明文禁止的嚴重污染環境的“四小”企業,所以不斷受到有關職能部門的干預,于同年10月23日經過結算后停產了。

  由于受利益驅動,曾建國不甘心失敗,頂風而上,又和臨近的本鎮葫蘆營村農民郭宗舉二人簽訂了一份“合伙協議”,欲重整旗鼓,東山再起。接到舉報,鄧州市環保局局長程大英親自帶領監理執法人員,深入現場,勒令停產。在強大壓力下,紙漿廠最終又偃旗息鼓了。

  五人觸電釀悲劇

  2002年3月7日中午,郭宗舉請曾仁民、曾文超、曾云海、曾海云、周華來等五名工人飽餐一頓后,決定徹底散伙,并欲全部拆除設備。然而,誰也沒有料到,這頓飯竟是他們最后的午餐。

  下午3時許,當曾仁民等五名民工從一深水井里向上拔取水泵井管時,下端的泵頭突然斷裂,已拔離井口的約五分之四的鋼制水管一下子失去控制,頭重腳輕,歪倒在旁邊10千伏的高壓線上,只聽“嘭”地一聲悶響,伴隨著一縷青煙,巨大的電流眨眼間將緊緊抱著井管的五人,全部擊倒身亡,其狀慘不忍睹。

  見此情景,站在一旁的負責人郭宗舉驚呆了。片刻后,他轉身拔腿而去,逃離現場。郭宗舉氣喘噓噓地跑回家后,驚魂未定,越想越怕,干脆順手抱起農藥瓶,一飲而盡。由于其家人發現后奪下藥瓶,送醫院搶救及時,幸未喪命。

  事故發生后,小村里猶如天塌地陷,一下子陷入了巨大的慌亂和悲痛之中。對此,鄧州市委和市政府非常重視,立即成立了“3•7”事故調查組,帶領鄧州市公安局刑偵大隊趕赴事發地,對現場認真細致地進行了勘驗??毖楸事賈饕諶菸案謎蛟掖逯澆Ц涸鶉斯誥俚裙陀段迕窆ぐ穩』詬種撲蓯?,鋼管搭靠附近10千伏高壓輸電線,致使五人觸電死亡”。

  為了穩定局面,控制事態發展,調查組對死者親屬做了大量耐心細致的思想工作,并協調曾家村委會和葫蘆營村委會籌款25000元,分別暫支給每個受害人親屬5000元喪葬費料理喪事,其他未盡事宜由鄉、村兩級負責協調解決。

  對簿公堂討說法

  五名死者中,除了一名大齡未婚青年外,其余四名均有妻室,他們正值壯年,上有老下有小,都是家里的頂梁柱。如今,倒了柱子塌了天,一群老弱病殘者生活上誰來照管?

  2002年5月20日,在經鄉、村兩級多次調解未果的情況下,五名受害者親屬毅然拿起法律武器,將五名辦廠合伙人,以及曾家村委會和市電業局一并推上被告席,請求法院判令其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原告焦玉鳳、曾改蘭等訴稱,其親屬曾仁民、曾云海等在給被告郭宗舉、魯國西、曾建國、夏喜耀、曾凡玉合伙開辦的紙漿廠干活時,不幸觸電身亡,合伙企業屬曾家村委會管理,電力運行設備系鄧州市電業局所有,故要求上述七被告互負連帶賠償責任。

  被告曾建國辯稱,導致受害人死亡的直接原因系死者違章操作所致,其死亡后果與自己的行為無任何因果關系,自己是將設備賣給郭宗舉的,與郭宗舉簽訂的合伙協議不成立,屬無效協議,事故應由其他人負責。

  被告郭宗舉辯稱,受害人不注意觀察周圍環境,盲目作業,對事故的發生本身有主要過錯,曾家村委會疏于管理亦有一定過錯,鄧州市電業局對該線路沒有安裝自動?;ぷ爸?,則是導致受害人死亡的直接原因。其本人并沒有指派任何人去拔取水泵,也并非是水泵的受益人,故不同意原告的訴訟請求。

  被告魯國西辯稱,自己并未與曾建國、曾玉凡、夏喜耀合伙辦廠,既沒有投資也沒有參與經營,受害人的死亡與自己無任何關系,故不承擔賠償責任。

  被告曾家村委會辯稱,自己既不是合伙企業的管理人,也不是高壓線路的管理人,將其列為被告是錯誤的,要求其承擔賠償責任于法無據。

  被告鄧州市電業局辯稱,由于受害人是在受雇期間從事雇主所指派的工作中不小心而觸電身亡,電力線路系正常運行的線路,原告只能以雇傭關系要求雇主承擔賠償責任,故應駁回原告要求電業局賠償的訴訟請求。

  法庭上,七被告及其代理律師各執一詞,均辯稱自己不應承擔責任。

  依法判決獲賠償

  鄧州市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被告魯國西、曾建國、夏喜耀、曾凡玉合伙籌建紙漿廠屬實,這期間的結算明細表,只是被告在有關職能部門的干預下而進行的階段性結算,且在結算后廠內的所有設備及庫存原料沒有進行任何處分,故該結算表不能證明四被告自此已散伙。

  2001年11月21日,被告曾建國與被告郭宗舉續簽的合伙辦廠協議,魯國西、夏喜耀、曾凡玉未持異議,并參與經營管理,可視為同意郭宗舉入伙,故五被告合伙辦廠的關系成立。

  五受害人長期受雇于紙漿廠,是在拆卸設備過程中受到損害的,故要求上述五被告承擔賠償責任的理由正當,予以支持。然而,受害人均系成年人,完全具備民事行為能力,對工作空間橫亙的高壓線路應是明知的,但由于疏忽大意,盲目作業,以致于死亡事件的發生,其本身亦有一定的過錯。

  被告曾家村委會既不是該紙漿廠的開辦人,也不是其合伙人,沒有對該廠負責管理的法定職責和義務;被告鄧州市電業局架設的高壓線路,符合國家配電線路設計規程和電力設施以及?;ぬ趵凳┫岡虻撓泄毓娑?;該事故發生地段亦不屬于設置警示標志區域范圍。上述二被告對受害人死亡沒有任何責任和過錯,故不應承擔任何賠償責任。事故發生后,鄧州市委、市政府通過協調,已支付給每個受害人親屬5000元喪葬費,故原告提出再次支付喪葬費的請求不予支持。

  法院最終判決被告曾建國、郭宗舉、魯國西、夏喜耀、曾凡玉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一次性賠償原告死亡慰撫金總額241825.92元的70%即169278.14元;其余30%即72547.78元由原告自行負擔。五被告互負連帶清償責任。 郭光進 慶敏 陳燕